第十章 手尾做得干凈點

書名:天才高手  作者:一起成功 

本章字數:3903     更新時間:2016-09-02 09:02:35

聽到葉天龍得意的笑聲,林晨雪微微偏頭,沒有理會,還哼了一聲。

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有這種情緒,明明她跟葉天龍今天才認識,一度還想要趕走葉天龍,可見到他被漂亮女人環繞,肌膚相親,林晨雪心里依然有一些難受,像是自己擁有的玩具被搶走一樣,可高傲的她又不可能驅趕那些女人。

葉天龍看到林晨雪偏頭不看自己,還要了一杯啤酒大口喝著,一副獨自生悶氣的樣子,他的嘴角勾起一絲笑意。

他跟身邊幾女簡單聊了幾句,還給她們每人送了一杯雞尾酒,隨后一臉歉意向幾女聳聳肩:

“寶貝,我很想跟你們跳舞,喝酒,不醉不歸,可是今天不行。”

“我阿姨來了。”

他指了指俏臉微變的林晨雪:“所以今晚很不方便。”

“撲嗤!”

幾個女人幾乎同時笑了:“你壞死了,小流氓。”

歡笑之余,她們掃過俏臉含霜的林晨雪樣子,識趣地去尋找其余金主。

不過離去的時候給葉天龍塞了幾張紙條,上面有她們的電話號碼,要他有空多聯系。

在她們端著酒杯離開后,葉天龍握著紙條晃動一下,對林晨雪嘿嘿一笑:

“林總,怎樣啊?有沒有美女勾搭?這年頭,泡妞不在帥氣,有腦就行。”

“對了,你怎么一副生悶氣的樣子?怎么?看我跟她們廝混,吃醋了?”

“不是吧?一個下午,林總就愛上我了?我魅力這么大?”

林晨雪沒有理會他的得意,但見到他及時打發那些女人離去,心里又多少有些欣慰,覺得葉天龍還是重視她的。

只是聽到他的自大又止不住發飆,柳眉一豎:

“誰吃醋?誰愛上你?你除了一張嘴,有什么閃光點?你就是一個自以為是的登徒子。”

隨后,她盯著桌上車鑰匙哼道:“看不出,你還挺有錢的,高富帥來做助理,扮豬吃虎?”

葉天龍哈哈大笑,貼近林晨雪低聲開口:“六個鑰匙,高仿,一個八十,淘寶特賣。”

“這玩意,雖然不值錢,但是泡妞利器,哥用這六把鑰匙,開了六十美女的身,不,是心,是心。”

車鑰匙?淘寶?

林晨雪聞言先是一怔,隨后慍怒無比:“騙子!死騙子!你遲早被雷劈的。”

她很想拿一把刀,把這混蛋砍了。

葉天龍瞪大眼睛:“誣陷!赤裸裸的誣陷!我可從來沒說過我有車,我拿幾個裝飾品玩都不行?”

強詞奪理!

林晨雪心里頭咒了葉天龍無數遍,恨不得把他揪到大庭廣眾,數落罪行,然后斬首示眾。

在她殺氣騰騰的時候,調酒師把調好的兩杯酒推了過來:

“林小姐,兩杯紅顏舊。”

林晨雪還沒說話,葉天龍端起一杯,哐當一聲,全部拋入嘴里,然后咂巴兩下,撇撇嘴,好像感覺沒過癮,他很快伸出另一手,又是哐當一聲,把林晨雪那杯酒喝了,依然咂巴兩下,然后擠出三個字:

“還可以。”

調酒師嘴巴張大,感覺看豬八戒吃人參果一樣,這可是鎮店之寶啊,每杯三百八。

“這酒要慢慢品的,誰叫你這樣喝的?”

看到葉天龍暴殄天物,還喝了自己那杯,林晨雪差點抓狂:“真是朽木不可雕。”

葉天龍嘟囔一句:“好酒才要慢慢品。”

“好酒才品?你是說這酒不怎地?”

林晨雪氣不打一處來:“有本事你調一杯給我喝,只要水準勝過紅顏舊,我今晚給你跳脫衣舞。”

她快被這混蛋氣瘋了。

“呀?有艷舞看啊?太好了!”

葉天龍瞬間來了興趣,看著林晨雪問出一句:“林總一言為定?”

林晨雪嬌哼一聲:“當然。”

她有她的狡猾:“如果你調的酒,達不到剛才水準,你明天去業務部報道。”

葉天龍哈哈大笑:“寶貝,你輸了。”

他跟調酒師打了一個招呼,隨后翻入了里面,眼睛掃過酒柜一眼,很快取出幾瓶洋酒和酒杯。

林晨雪眉頭一皺:“行不行?不行就趕緊出來,不要把人家吧臺砸了。”

葉天龍沒有理會她的戲謔,專注于手中的酒杯,修長的手指以技巧性的手勢,握著銀勺快速的攪拌著杯中的冰塊,卻不發出一丁點的聲音,然后,他又熟練拿起準備好的洋酒,緩慢而均勻的注入酒杯,三分之二時,他又迅速支起吧勺,架在杯口上方上。

豐盈而細滑的奶油,順著吧勺背面流入杯中,羽毛一樣浮在酒面。

最后,他將一顆殷紅的櫻桃穿在劍叉上,搭在杯子上,櫻桃的紅,酒的茶色,奶油的乳白色,還有洋溢的酒香,對視覺和味覺進行了一次奇妙的洗禮,也讓人胃口大開,調酒師看得目瞪口呆,葉天龍把它推到林晨雪的面前,笑容無比燦爛:

“來,喝一口,看看比紅顏舊是不是好喝。”

“不過喝之前,需要把你手表摘掉,不帶飾物的品嘗這雞尾酒,才能喝出它的真正味道。”

他手指一點林晨雪手上十幾萬的百達翡麗。

林晨雪哼出一聲:“裝神弄鬼。”

她很不想順著葉天龍意思,但看到雞尾酒實在太有食欲了,而且也想喝入后,作出評價打擊葉天龍,借機調他去業務部。

于是林晨雪最終摘下手表給葉天龍拿著,自己用雙手捧起雞尾酒喝入一口。

“嗤!”

奶油入口即化,一股舒緩感覺涌入心頭,原本浮躁和壓抑的心瞬間安靜,整個人安寧幾分。

或許這酒不是最好喝的,但絕對對林晨雪的口味。

她低聲問出一句:“這酒叫什么?”

葉天龍輕聲回應:“老公,我愛你。”

林晨雪無意識重復:“老公,我愛你。”

葉天龍接過話題:“老婆,我也愛你。”

林晨雪打了一個激靈,隨后惱怒的抓起一盒紙巾砸過去:“混蛋!你正經一點會死人啊。”

葉天龍接住紙巾盒,回到自己椅子笑道:“看你眉間總是不開心,所以開開玩笑,別那么敏感。”

“它真正的名字,叫安好。”

林晨雪一怔:“安好?”

她的眸子瞬間變得溫柔很多,冰冷的俏臉也多了一點柔和,隨后輕輕嗅著酒杯,幽幽一嘆:

“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!這名字,我很喜歡,這酒,我也很喜歡,葉天龍,你還是有可取之處,很意外、、”

葉天龍摸摸腦袋:“你這是贊我還是罵我?”

他把手表還給林晨雪后:“林總,你眉間總有一抹憂郁,有什么不開心的事,說出來讓我開心下。”

話一出口,他就后悔了,我應該說脫衣舞啊。

“撲!”

戴上手表的林晨雪揮起拳頭,一捶葉天龍肩膀:“你就是個混蛋。”

她還一揚戴著的百達翡麗:“這戴著喝,跟沒戴著喝,根本沒什么不同啊,你就喜歡裝神弄鬼。”

葉天龍悠悠開口:“很大不同。”

林晨雪狡黠拋出一句:“你這酒不錯,但水準不如紅顏舊,所以脫衣舞,沒了。”

葉天龍嘴巴張大:“林總,你穿上內褲不認人,這太無恥了——”

“誰穿上內褲不認人?”

“啊——你不穿內褲?”

就在兩人鬧騰不已時,樓上亮起了幾雙眼睛,二樓廂房的單向落地玻璃,恰好對著林晨雪和葉天龍所在的吧臺,也來泡吧的劉永財和幾個手下,恰好看到這兩個熟悉的高興身影,眼里都有流露著憤怒。

下午的羞辱還歷歷在目,非洲公主的幾腳,閑雜人等,林晨雪的喝斥……

一個平頭青年低聲一句:“劉總,林總和那王八蛋在喝酒,看樣子還很高興啊。”

另一個眼鏡男子也點頭附和:“是啊,八成是在慶祝下午的簽單。”

劉永財挑開一個衣領扣子,瞪了兩名手下一眼:“林朝陽,王大偉,你們腦子進水啊。”

“下午的簽單,林晨雪會特意跑出來慶賀嗎?”

“她什么樣的單子沒見過?一個五百萬能讓她這么高傲的人,帶一個鄉巴佬來這里喝酒慶賀?”

他重重哼出一聲:“林晨雪肯定是見到我們下午吃了虧,心情十分舒爽,所以把功臣帶來喝酒,而且那么多人才不招,偏偏招這么一個一無是處,只懂得耍嘴皮子打架的家伙,擺明就是沖著我們來,想要渾水摸魚,看來林晨雪也要壯大自己陣營了。”

幾個手下齊齊點頭:“對,那小子就是她特意安排的。”

劉永財盯著吧臺上的林晨雪,眼里有著一抹怒意:“老子從一個業務骨干,拼死拼活打拼到今天的地步,本以為今年可以再挪前一小步,成為明江分公司總經理,可榮總裁卻突然空降林晨雪過來,讓我跟總經理位置失之交臂,也斷了我的財路。”

“好在我是地頭蛇,人多資源多,沒有被她打壓吃虧。”

“沒想到,我早沒了上位的心,站穩腳跟的她,卻看我不順眼了,看樣子很快要對付我們了。”

違心的他作出自己判斷:“葉天龍就是她要發難的征兆。”

聽到這些話,平頭青年嘴角牽動了一下,神情凝重擠出一句:“林晨雪是總經理,掌握我們生殺大權,背后還有榮總裁做靠山,她一句話,比我們說一百句都有用,如果她真鐵了心要對付我們,我們很麻煩,至少無法跟以前一樣肆意妄為了。”

他臉上多出一抹焦慮:“劉總,我們該怎么辦?可不能坐于待斃啊,每年一百萬年薪,舍不得啊。”

幾人也出聲附和:“是啊,劉總,不能任人宰割啊,你要向榮總裁匯報我們處境。”

他們這些年從公司撈取不少好處,擔心林晨雪認真起來追究,會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。

劉永財臉上有著一絲煩擾:“沒用,我跟榮總裁提議過幾次了,還讓董事會的人幫忙勸說,明江分公司員工很不喜歡林晨雪做經理,她在這里只會亂了公司陣腳,可他老人家總是說,林晨雪能力強,效率高,業績和研發也不錯。”

“雖然可能有點強勢,導致人際關系差,但還是明江分公司現在最適合的人選。”

平頭青年輕輕皺了一下眉:“看來榮總裁對她還是很信任啊,這樣,我們就無法讓上面撤了她。”

眼鏡男子拿出紙巾,擦擦額頭汗水,他克扣了不少錢財:“那怎么辦?任由他們對我們開刀?”

“慌什么?”

劉永財多少有些大將之風,沉得住氣:“雖然榮總裁對林晨雪很是照顧,可我也從一個董事會元老處聽到消息,林晨雪好像給董事會立下軍令狀,年底前沒達到某個條件,林晨雪就要面臨巨大處罰,至于是什么軍令狀,現在還不清楚。”

“不過我已經砸出錢去打聽,相信很快會有消息。”

劉永財叼上一支雪茄:“到時我們可以對癥下藥,想法子把她從分公司徹底趕出去。”

幾人聞言欣喜無比,紛紛點頭:“劉總英明。”

“對癥下藥……嗯,這是一個好法子。”

劉永財掃過林晨雪一眼,笑容漸漸變得惡毒:“也許咱們今晚就可以對癥下藥。”

“西班牙火箭版蒼蠅水,一滴烈女變蕩婦。”

他拉過平頭青年,從懷中掏出一個小盒子:“朝陽,把這個交給小花,讓她給林晨雪杯子加點料。”

“你再想法給他找個男人,今晚把她弄個身敗名裂,只要她丟了身子丟了人,床上的艷照公布在網上。”

“為了公司聲譽和生意,榮總裁再護著她,董事會也會把她炒了。”

平頭青年他們眼睛一亮,齊齊豎起拇指贊道:“劉總英明。”

“有機會,連那小子也放倒。”

劉永財大手一揮:“手尾做的干凈點。”

平頭青年馬上離去。

送鮮花
評論
看過《天才高手》的人還看過

關于有樂 | 聯系我們 | 用戶協議 | 投稿說明 | 版權聲明 | 客服中心 | 反饋留言   

電腦版觸屏版

Copyright (C)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南京墨閱信息科技有限公司

蘇ICP備16033847號-2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!
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
重庆时时彩开奖现场 时时彩计划app免费版 快乐十分天津走势图今天 2013女排比分直播 北京pk10六码怎么翻倍 体彩20选5 福利彩票电子投注单怎么支付 彩票126走势图首页 11选5手机助手软件下载 彩神8快3 水果机大小玩法 辽宁男篮靠什么赚钱 华东15选5